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

弄不明白的股票


     戒嗔知道有股票这种东西差不多是一年多以前,那段时间,常常在佛堂里听到来寺里的施主谈论它。
  后来在大城市工作戒愁师兄向我们解释过一次股票是什么,当时觉得有点明白了,过后再听别人议论几次,戒嗔又觉得糊涂了。
  偶尔看电视换台的时候,也看到穿的很正式,样子很严肃的施主在说股票,底下有红红绿绿的数字在滚动。
  其实挺好奇的,以后逢施主们聊这个,便和戒傲凑过去听,听了几回,戒傲说他有点懂了,但是戒嗔还是不太懂,毕竟那样的东西离我们有一点远。
  虽然不懂,但是知道施主们谈起股票都挺高兴的,因为有位很抑郁的施主和师父谈了半天,心情不见改观,后来只聊了几句股票,便好了起来。
  有次吃饭前,不知道怎么说起来股票,戒嗔问戒傲,为什么要叫炒股票,不叫蒸股票?
  这个问题其实戒嗔早就想到了,但是不好意思问施主们,总觉得他们可能会笑。
  戒傲被我问的直挠头,他说,其实炒股票只是一个比喻,它的意思大概是说,五元钱买进一只股票,然后十元卖掉,这样就多了五元钱。
  被戒傲这么一说,戒嗔一下便领悟了,原来炒股票是这个意思,心算了一下,五元钱也不少了,镇上一个馒头三毛钱,五元可以买十六个馒头还节余两毛钱,能吃好几天了。
  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戒傲,又看到戒傲在挠头,他说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,但是施主买股票一般都是买好几百甚至上千五块钱的股票,所以不会只能买十六个馒头的。
  吃惊的张着嘴,忍不住说,那馒头不是可以吃好几年了。
  忽然听见戒尘在笑,他说,怎么可能吃上好几年,几千个馒头,冰箱也放不下,过个十天二十天也就坏了。
  觉得戒尘也怪笨的,怎么可能一次买几千个呢?镇上的小卖部一天也就做百来个,都买完了,施主们吃什么?
  心里还有好几个疑问没有解,但是看戒傲不停挠头的样子,实在是没有好意思问下来,毕竟少了头发做隔离物,这样下去是容易把头皮抓破的,做师兄的也会不好意思的。
  又过了几天,见到一位施主很兴奋的在谈论一只股票,股票的名字戒嗔已经不记得了,只是记得施主说,这只二十块钱的股票很有投资价值。
  还是不懂什么叫有投资价值,悄悄的问戒傲,戒傲说,有投资价值就是指这只股票五元买了,可以涨到十元,暗暗的点头,因为这次又多懂了一点,忍不住多问了一句,什么叫没有投资价值,戒傲说,没有投资价值就是指这只股票五元买了,不知道会涨到多少钱。
  没有追问下去,因为我又糊涂了。
  紧接着的很长一段时间,来寺里的施主不知道为什么不怎么聊股票了,戒嗔也渐渐忘了股票。
  前段时间,换台的时候,无意又看到电视上穿的很正式的施主,样子很严肃的施主依然在说股票,只是下面的数字已经全是绿色了,这次没有问戒傲了,戒嗔也一直觉得红色太刺眼了,对视力不好,电视台早就应该把显示数字的颜色换了。
  昨天,在佛堂见到那位买了二十块钱股票的施主,聊了一会,无意中问起那只股票,施主说,那只股票呀,现在已经只有三块钱了,不能买了。
  又一次糊涂了,但是感觉应该是说错了话,要不本来谈笑风生的施主们为什么都不怎么说话了。
  不敢追问下去,只好把问题留下来问去戒傲。我问戒傲,那三块钱的股票和二十块钱的股票是一样的股票吗?
  戒傲说,是一样的股票。
  忍不住问,为什么二十块的时候可以买,而三块钱的时候不能买呢?
  戒傲想了很久说,我们就像在山里采野果的时候,明明兜了满满一包,足够吃了,可是还是会想多采点。若在竹林里遇到了蛇,明明前面没有蛇了,我们也不敢过去了。
  戒嗔虽然还是有些迷糊,但是想戒傲大概想要告诉我的是,人的欲望与恐惧是一样的,都没有止境

6 則留言:

  1. 拍手掌,十二分好的故事!
    問題1:總共有多少師兄弟?
    問題2:為什麼已為出家人還老是看電視和八卦股票呢?
    問題3:紅色和綠色要看是港股還是內地股,代表天壤之別....
    問題4:筆者是誰?
    呀哈哈哈哈哈..........簡體,好明顯唔係四萬兄寫的了,是戒嗔手筆~^^~~
    我路過的,施主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施主你咁多問題係自尋煩惱啊。;)

      刪除
  2. 我也經常問,同一樣的股票,為甚麼二十塊錢的時候可以買,三塊錢的時候不能買,無法通過我的思考邏輯,也就沒有相信,還是行自己明白的一套過生活容易些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因為廿蚊時的「事實」價格合理,三蚊時「事實」係還有下跌空間。

      刪除